方亚芹暗叹口气知趣得不在提这些话题只忙着给梁思越和许好诺布菜。

可不过一刻钟的样子梁思越一碗饭就吃完了。

方亚芹劝道:思越这碗小你再吃点?

许好诺也伸了手问道:我帮你再盛点饭?

正客气着梁思越的手机响了梁思越轻挡了下好诺伸过来的手说道:谢谢不用了。便站起身离开餐桌接通了手机。

许好诺缩回了手继续吃饭。

方亚芹听梁思越讲电话的声音很是温柔心里倒也欢喜。

梁思越三言两语讲完了电话便跟方亚芹道:妈我还有事要先走了。去吧你有事就先去吧。方亚芹说着便站起身准备送梁思越。

正细嚼慢咽的许好诺也只好起身相送。

梁思越皱了皱眉道:妈你和好诺吃饭吧我又不是外人那么客气干嘛?

方亚芹笑着冲着好诺道:好诺你吃饭别理他。自己却仍将梁思越送到了门口叮嘱道:平时别喝太多酒有空多回来吃饭

梁思越笑道:好了妈你再唠叨我就更不敢回来了。便换了鞋出门。

方亚芹送走了梁思越看着满满一桌子盘碗盆碟只觉得索然无味辛辛苦苦忙了一下午许文远面都没露思越是个意外的惊喜可也就一会儿功夫就走人了。

许好诺看方亚芹一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便有些奇怪:方姨你也不吃啦?

方亚芹勉强笑道:吃不下了刚才烧菜的时候我尝了不少饱了。哦那我给你盛碗汤吧。许好诺到厨房里盛了一小碗莲藕排骨汤放在了方亚芹面前的茶几上。

谢谢你好诺。方亚芹若有所思的看着许好诺。她这一辈子花了多少心思在老公和儿子身上末了能体贴她一二的却是别人留下来的女儿。

呵呵方姨怪不得思越哥说你客气。许好诺笑着到餐厅开始收拾残局。

好诺你把碗拾到水槽里就行了明天夏阿姨来会洗的。可是明天早上我们不还要吃早饭嘛。许好诺说着仍忙进忙出的收拾着。

方亚芹知道拧不过她也就随她去了。

和许多同龄的孩子不同许好诺十几岁时就对家务活显示了非同寻常的热情家里的抹布能被她搓得象医院里的纱布一样白。

工作繁忙的许文远有次偶然发现了许好诺的勤劳以为她是受了方亚芹的刁难便大发雷霆。

方亚芹只觉得冤枉她再没水平也不至于做这种地主婆的勾当。

还好十二岁的许好诺解释了:是我自己要做的。妈妈跟我说过要看女孩子能不能干、贤不贤惠看看她用过的抹布是什么样子就知道了。

方亚芹至今都能记得当时许文远脸上的那种愧疚和痛楚。这使她很长时间内无法从心里真正的接受许好诺纵然许好诺一直乖巧的讨好着她她也表现得好像好诺就是她自己的女儿。

可是日久见人心时间长了许好诺的乖巧懂事还是软化了她心中的那根刺。

这么多年了但凡她有个头疼脑热的在边上端茶送水的都是好诺。

也就是她嫂子林明珍劝她的:白捡个那么懂事的闺女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许好诺收拾完了厨房看方亚芹仍坐在沙发上便笑问道:方姨你坐这儿发什么呆?汤都凉了。

方亚芹也笑着叹了口气道:好诺刚当着思越我没好说你好诺你也二十七了该交个男朋友了。

许好诺对这个问题已经老脸皮厚了蛮不在乎的笑道:嘿嘿方姨你不提我的年龄我都以为自己还是二十三四岁呢。

许好诺工作五六年了还是褪不了的学生气加上万年不便的BOBO头看上去也就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许好诺跟方亚芹打着哈哈走到了书房。书桌上梁思越喝过的杯子仍摆着。许好诺刚想拿起杯子放到厨房去却发现电脑还开着。

许好诺摁住鼠标晃了晃想帮梁思越把电脑关掉却被忽然出现的界面吸引了。